© uin7 | Powered by LOFTER

小豆之家:

那美丽的天 总是一望无边
有粒种子 埋在云下面
营养来自 这满地污泥
生根发芽 仍然顺从天意

无数个雨点 在我面前洒满大地
站在这里 只有一个问题
向阳花 如果你生长在黑暗下
向阳花 你会不会害怕

那美丽的天 总是一望无边
有粒种子 埋在云下面
营养来自 这满地污泥

生根发芽 仍然顺从天意

无数个雨点 在我面前洒满大地
站在这里 只有一个问题
向阳花 如果你生长在黑暗下
向阳花 你会不会再继续开花

会不会害怕 会不会害怕
向阳花 ...

转载自:小豆之家
 

音乐随身听:

【新古典】Lost Without You - Josh Vietti

所谓新古典,是将古典音乐精粹与现代流行元素互相结合的流派。我们从音乐家的演奏中既可以领略古典乐器丰富的表现力,亦能感受到四射的激情、澎湃的热力和那种无处不在的节奏感。

josh vietti是一位出生于美国加州的新古典小提琴手,4岁就开始学习小提琴。起初他在美国的Santa Monica第三St. Promenade大道做街头表演,后来被著名歌手Brian Kennedy和Kashif发现,受邀在他们的现场音乐会上演出,并在工作室中为他录制音乐。

转载自:音乐随身听
 

乐LOFTER:

小豆之家:

作词 : DeShannon, Weiss
Her hair is Harlowe gold,
她有着像Harlow一样的金发
Her lips sweet surprise
她如蜜一样甜的嘴唇有惊喜
Her hands are never cold
她的手永远不会冷
She's got Bette Davis eyes
她有着和Bette Davis一样动人的双眸
She'll turn her music on
她会把她的音乐打开

You won't have to think twice
你不必三思而后行
She's pure as New York...

转载自:乐LOFTER 来源:小豆之家
 

音乐随身听:

【纯音乐】Derry Waltz -  Eamonn Karran

这首《德里的华尔兹》选自英国新世纪钢琴家、水疗音乐大师Eamonn Karran(埃蒙·卡伦)发行于2014年的专辑Distant Sun》。

Eamonn将其33年的钢琴演奏积累汇集成这部作品,其曲风清新细腻又不乏器乐融合的创新。

转载自:音乐随身听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德沃夏克「斯拉夫舞曲」第一卷
之 G小调第八号
(Slavonic Dances, Op.46, B.83 - No.8 in G Minor)

        19世纪下半叶,民族主义音乐逐渐盛行欧洲,约翰内斯·勃拉姆斯完成于1869年的21首「匈牙利舞曲」成为借用民间音乐素材创作之典范,广为传播。多年后,尚籍籍无名的安东尼·德沃夏克(Antonín Dvořák 1841.9....

转载自:古水
 

乐LOFTER:

小豆之家:

Producer & DJ, Connection Records - Booking Management Tükel Brothers


小豆之家敬上!

转载自:乐LOFTER 来源:小豆之家
 

小豆之家:

作曲 : 金玟岐
作词 : 金玟岐
制作人/编曲:薛琳可
吉他:Jamie Wilson(AUS)
贝斯:郑骅骅
打击乐:王斌
弦乐: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想问你还快乐吗
却又觉得问候多余了
回忆的皱褶
已被时间铺平了
从前心里的难得
怎么忽然挥霍成舍得

没有爱的惊心动魄
只剩嘴角的洒脱
我们的爱呀爱呀
好像风中沙
轻轻吹过你的手掌
却握不住她
有时候爱呀爱呀
无声的挣扎
你在我生命留下喧哗
离开后却安静的可怕
从前心里的难得
怎么忽然挥霍成舍得
没有爱的惊心动魄
只剩嘴角的洒脱
我们的爱呀爱呀
好像风中沙
轻轻吹过你的手掌
却握不住她
有时候爱呀爱呀
无声的挣扎
你在我生命留下喧哗
离开后却安静的...

转载自:小豆之家
 

音乐随身听:

【古典音乐】蒙恩:G小调大提琴协奏曲,第三乐章

蒙恩(Georg Matthias Monn)是十八世纪中叶奥地利的作曲家,他的协奏曲是维也纳作曲家里第一位出现古典风格的人,其低音音域的创作手法令人印象深刻。

杜普蕾演奏的《G小调大提琴协奏曲》,与维瓦尔第的《四季》产生于同一时期,你能从中感受到鲜明的巴洛克时期的风格。

曲目:Monn - Cello Concerto in G minor- III. Allegro non tanto

转载自:音乐随身听
 

小豆之家:

我本该是一名化学教师,阴差阳错,不幸做了鼓手。十多年来,不求上进,碌碌无为,混迹于狭小的地下音乐王国,沉迷于越来越糊涂越来越荒唐的卡通境地,信以为真地在有限的几位朋友面前义正辞严、斩钉截铁地鼓吹着“垮到极处”的寄生虫哲学。从没有过工作,后以借钱为生。 
后来,我慢慢变成了一个人。只有一双拖鞋、一只牙刷,住在了农村,且越搬越远。 
再后来,我笑得有些难看了,因为我越来越没钱。以至于常常被迫求告家人,艰难度日。 
有一天,我终于发现,磕不动了,再也垮不下去了。我头天让酒喝醉,吐了;第二天一早,酒还没醒,咣叽,又让茶给喝吐了。 
那一天,我发现,我...

转载自:小豆之家